Archive for 一月 2020

貿協7月挺進越南 秀智造實力

【2019-12-27經濟日報】

台灣全力發展智慧機械產業,而越南受惠美中貿易戰所帶動的第二生產基地效益,市場需求看俏,外貿協會7月將組團前往越南胡志明市參加工具機展,越南可視為台灣智慧機械製造的新據點。

「越南胡志明市工具機展(MTA Vietnam)」為全越南最大、最國際化的專業工具機展。上屆(2019年)有來自22個國家及地區514家廠商參展,四天展期共吸引來自29國,近1.2萬名專業買主前來參訪洽談,台灣參展廠商超過70家,創近年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設立於台灣館區的「智慧機械形象館」,展示了台灣「智」造的軟硬整合能力,並與台灣館統一主視覺設計,成功打響台灣智慧機械在越南的名號。

貿協指出,越南經濟持續穩定成長,2018年經濟成長率達7.08%,創10年來高峰,其中加工製造業成長12.9%,成為經濟成長的主要動力。越南在美中貿易戰的影響下,受惠於轉單效應及國外投資增加的成長雙引擎,顯然成為亞洲最亮眼的國家,對於工具機等加工設備需求也勢必提高,因此各國廠商無不積極參展搶攻市場,越南無疑是台灣工具機廠商拓銷的重點市場。

胡志明機電協會表示,很早就與台灣機械產業合作交流,台灣機械產業彈性客製化,針對客戶需求提供服務,很受越南市場歡迎。台灣近年來更結合ICT產業優勢,發展智慧機械產業生態鏈,達到智慧製造的目標。

貿協指出,越南當地機械市場,過去以二手機台汰換零件為主,隨著外資投入及本地經濟快速發展,對自動化及智慧機械的認知開始萌芽,台灣智慧機械的發展,正好符合越南當地轉型升級需求。

公準精密攻衛星零件 明年獲利挑戰歷史次高

【2019-12-19中央社】

公準精密看好半導體設備和航太關鍵零組件發展,布局低軌道衛星零件產品。法人預估公準精密明年獲利挑戰歷史次高。

公準精密今天下午受邀參加第一金證券舉辦法人說明會,展望未來短期發展,公準精密董事長蘇友欣表示,持續布局包括微影製程設備和電子束檢測設備零組件等半導體設備。

法人預估,明年半導體微影製程設備零組件在單一客戶業績成長幅度,可望超過2成。

另外公準精密在航太產業布局航太致動/伺服閥、以及低軌道衛星零件等產品。其中航太伺服閥可衍生應用在機車防鎖死煞車系統、以及工具機、船舶、車輛等應用。

公準精密指出,目前航太產品已經獲得4家公司認證,其中與一家火箭公司合作,開發低軌道衛星零件產品,首批產品可望在明年第1季出貨,此外預估航太致動/伺服閥可望在明年明顯量產。法人預期明年航太致動/伺服閥業績占比可到1成。

在中長期目標能源產業,公司布局微渦輪引擎,可應用在環保綠能沼氣發電機、以及分散式電網基載電力等。在其他產業,公司也切入水刀切割設備,應用在航太產業的複合材料切割加工等。

展望明年,蘇友欣預期,明年將是充滿契機的一年。法人預估公準精密今年業績可望小幅成長,第4季毛利率可望上今年單季高點,明年每股純益可挑戰3元,目標站上歷史次高。

公準精密自結11月合併營收新台幣8809萬元,較去年同期8350萬元成長5.5%,累計今年前11月自結合併營收9.91億元,較去年同期10億元微減0.93%。今年前3季稅後淨利5239萬元,較去年同期6537萬元減少19.8%,前季每股稅後純益1.16元,略遜於去年同期EPS 1.64元。

公準精密主要從事高精度精密加工及航太等級特殊製程金屬精密加工,應用在顯示器設備、半導體、航太及能源產業等。產品橫跨顯示器設備零組件、半導體曝光機台零組件及IC封裝模具、航空電機致動器零組件、能源發電渦輪引擎零組件等。

從營收比重來看,今年前3季顯示器設備、半導體設備及航太國際級大廠OEM廠,三大產品營收比重分別是39%、36%及16%。公準精密主要客戶包括艾司摩爾(ASML)、漢微科、矽品、華泰、應用材料(AppliedMaterials)、UTAS、GE Power、Capstone等。

投資熱潮不減 經部:2至3家電子大廠還在找地

【2019-12-19中央社】

台商投資掀熱潮,桃園、高雄成熱門標的,其中又以網通設備與伺服器等電子業為大宗,經濟部官員表示,陸續有台灣廠商及外商洽詢找地,目前有2、3家電子業者積極找地準備投資,目標放在桃竹苗一帶。

經濟部上午於行政院會報告投資台灣3大方案執行及落實情形,「歡迎台商回台2.0行動方案」、「根留台灣企業加速投資行動方案」及「中小企業加速投資行動方案」,現階段合計有278家廠商通過審查,將陸續投資新台幣8332億元,其中又以桃園市、高雄市以及台中市最受青睞。

經濟部官員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透露,對台投資熱度延燒,除規劃申請3大投資方案的廠商外,陸續都有台灣廠商及外商來洽詢找地,目前仍有2、3家業者為新投資規劃找地,主要為電子業者,目標則是放在桃竹苗一帶。

據經濟部統計,桃園市獲投資1975億元居冠,高雄市1642億元、台中市1560億元,經濟部官員分析,桃園市與高雄市因交通方便及既有產業聚落優勢,最受業者青睞,又以這波回台最熱絡的電子業為主;台中市則是機械、工具機、自行車業者為大宗。

經濟部分析,這波台商回台以6大產業供應鏈為主,包括北部的伺服器、網通設備,有英業達、廣達、智邦、亞旭等知名大廠投資;中部的自行車與工具機,除巨大、拓凱、上銀、亞崴等台商回流,還有邦昌、台萬、寶嘉誠、達佛羅等中小企業響應投資。

南部的汽車零組件及汽車電子則有東陽、堤維西、群創、啟碁等台商,以及聯華聚能、世祥、英鈿等中小企業挹注。

根據經濟部追蹤業者落實投資情形,預估3方案今年底就有2398億元投資完成,包括智邦、慶豐富、迅得、啟碁等業者規畫在年底前完工。明後年則預估分別落實約2600億元及2300億元。

若只看台商回台投資部分,明後年預估分別落實2267億元及1977億元,656億元規劃在2022年後落實,官員表示,主要是業者評估接單情形調整,規劃逐步擴增產能所致。

工具機廠商明年業績 拚年增10%

【2019-12-18經濟日報】

台灣區工具機暨零組件公會今(18)日下午假台中福華飯店召開第五屆第二次理監事聯席會議,會中對明年工具機及零組件產業景氣展望樂觀,預估業績至少可較今年成長10%以上。

與會業界代表均認為,2020年在全球製造業供應鏈挪移大致定案,以及美中貿易爭端日愈趨緩下,明年第2季末整體出貨量可望增加,並逐月升溫。

甫於10月接任公會理事長的哈伯精密董事長許文憲,特別就今年9月11日面見蔡總統,針對工具機產業現今所面臨挑戰提出建言後,政府相關部會執行概況,向全體理監事說明。

會議中,經濟部工業局及經濟部技術處均有派員,針對所推出的輔導協助措施,進一步向產業界代表說明並交換意見,產官意見交流融洽。許文憲說,這是非常正向且有效率的交流互動。

許文憲指出,他深深感受到政府所帶來的暖意,感謝政府對於工具機產業的重視與支持,也期待相關政策能儘早落實。另外,他也感謝經濟部部長沈榮律,以及各局處首長在這段期間的用心。

對於產業未來發展,與會代表紛紛就公會所提供的2020全球工具機市場景氣推估報告交換意見。大家也訂下明年業務至少要成長10%的共同目標。

就長期來看,占全球工具機消費量近五成的汽車產業,近年來在EV(電動車)發展趨勢帶動下,生產製程產業鏈的變化,將影響未來五年工具機產品類型、商務模式及服務型態的發展。

針對這點,與會代表均希望政府應責成法人密切與工具機公會合作,進一步研究相關發展,以開發及穩住後續商機。

據統計,今年1至11月台灣工具機累計出口金額28.11億美元,較去年同期下滑15.6%;全年度出口預估較去年下滑16.5%。

領導人應思考:我們需要精密工業

【2019-12-07聯合報】

我們都希望國人有比較好的生活,值得我們知道的是,很多歐洲小國土地面積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人民生活得非常好。這些國家不可能有廣大的國內市場,也不可能完全靠農業,他們的共同特色就是有非常高級的精密工業。所謂精密工業,是指高規格的工業產品。因為他們有這種產品,全世界變成他們的市場,而且這些產品也有高附加價值,整個國家也就變得富有起來。

以通訊產品而言,瑞典和芬蘭都是小國,可是他們都可以生產非常高級的通訊設備。以工具機來說,很多特別精密的工具機是瑞士生產的。瑞士是面積小、人口也少的國家,但我們常必須向瑞士購買工具機。難怪這些小國也都可以向全世界推出他們的高價工業產品。

舉幾個精密工業產品的例子,有一種線切割機可以做精密切割之用,這種工具機需要非常細的線。世界上最細金屬線的半徑只有十萬分之一米,這是很難想像的。再舉一個例子,如果我們想知道馬達轉了半圈,應該不是難事。可是馬達轉一度已經很難量測了,世界上有公司可以量測到一千七百萬分之一度。再舉最後一個例子,量測的精度到達一億分之一米,也有公司可以做到。

我希望政府領導人使得全國人民對精密工業有極大興趣,很多歐洲小孩從小就會被帶去展覽會參觀精密機械和量測儀器;當然政府領導人也先要知道精密工業是怎麼一回事,以及它對國家經濟的重要性。我們國家的工業產品必須越來越精密,因為不僅中國的工業水準在直線地提高,東南亞其他國家也都對工業有興趣。如果我們不能在工業上更上一層樓,我們經濟是很難變得更好的。

我更希望政府領導人知道我們國家在工業上也在進步之中,舉例來說,我們可以測量非常微小的電流,我們也可以製造奈米級的粉粒,而且這些粉粒不會結坨。這些技術都是國人自己開發的,顯示我們已經有一批非常高級的工程師,而且也有有耐心和遠見的企業主肯支持他們做長時間的研發。

但是我認為政府在推動精密工業上做得不夠,我們從來沒有在電視節目上聽到名嘴討論國家應該如何發展精密工業。很重要的一點,乃是精密工業的基礎建立在高深的學問和高級的工業技術上。希望政府能夠喚起全國人民對精密工業的興趣,更希望政府能夠培養優秀的工程師,這種工程師必定極有學問,而且也懂得工業上的一些基礎技術。

最可怕的是,國人對發展高級的技術沒有普遍的興趣。發展精密工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何帶領國人走向發展精密工業,乃是政府領導人應該思考的。